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新华访谈:未来十余年中国减排重点将转移
2015-07-06 15:08:12 来源:新华网--访谈 作者:汪徐秋林 【 】 浏览:402次 评论:0

    据新华网北京7月6日电 (汪徐秋林)近期,中国政府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强化应对气候变化——中国国家自主贡献》 文件,成为第十五个提交国家自主贡献的缔约方。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骥在接受中国政府网和《新华访谈》联合专访中说,实现减排目标,还需应对六方面挑战。其中中等收入的人占比提高以后,制造业占比会下降,以消费活动为基础的建筑交通的排放会上来。

    7月6日,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骥做客中国政府网与《新华访谈》,解读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并回答网友关心的问题。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骥:第一,能源的可得性是一个制约和挑战。实现这个目标需要资金、技术,需要替代的能源,比如需要天然气替代煤,需要核能等。天然气比石油、煤炭干净,但我们自己储存的天然气很有限,需要进口。国际市场能够进口一部分,但谁能够供给13.6亿人民的能源消费基数和巨量的增长呢?还要保证这些资源的价值不要太贵,如果这些价格非常昂贵,对实际资源替代也会带来很大的困难。天然气是不是很贵?太阳能、风能、核能虽然价格在过去20年里面有明显的下降,但是未来下降趋势如何?下降程度如何?这里面还有不确定因素。

    第二,目前经济依然处于工业化过程中,中国城镇化道路正方兴未艾,未来10年、20年、30年我们要安排几亿农村人口进入大中小城镇,还要修建大量的基础公共设施,否则就算他到城里,没有这些基础设施也就没有实现城镇化。虽然今天原材料等行业所谓产能过剩,我个人认为,由于我们面临着全球经济,包括自己经济的自然经济周期,这是一个周期性的产能过剩。

    这个过剩跟今天市场的有效需求比是过剩了,但是跟广大农村人口、县城以下这些人口长远的需要比,这些产能未必一定过剩。我们的农民说已经有人均多少平米的房子了,但是他们的房子抗震吗?他们房子的水泥标号够不够?房子的钢筋够不够?有没有上下水?上下水供给怎么样?这些问题我认为不能忽视。这些背后潜藏着巨大的高耗能、高排放的材料,假以时日,把这些需要摊到未来10年、15年里,它还是巨大的排放压力。所以这是我们面临的长期的战略性挑战,不能掉以轻心。

    第三,收入在中国的分布。现在国际上对中国的中产人口定义有不同、有争议,但是大体上有一个共识,有这种生活方式、有这种实际物质层面的运转大约不过1亿人,就是所谓的白领。那还有数以十亿的人民生活还会改善,可以预期,当我们的经济再翻番的时候,这样的人群会扩大,也就是中产人口可能不止一亿,可能是两亿、三亿,我们建成小康之后,继续向第二个百年梦想迈进的时候,不能想象,中国那个时候富裕一点的人还是一亿两亿的人,剩下的十几亿人都是低收入,仅仅是解决温饱问题,这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中等收入的人占比提高以后,消费会上来,重点看建筑的消费、交通的消费,那要不要出国旅游,一年要休几次假,房子里面的电器消费、本身供热制冷消费,跟现在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包括住房面积,虽然我们说不要鼓励人们住太大的房子,但是收入到了那个水平以后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时怎么以低碳方式供给这些日益增长的中产人口?今天排放重点是制造业,假以时日,可能到2030年,制造业占比会下降,以消费活动为基础的建筑交通的排放会上来,这是发达国家的经验。

    我想在中国,我们也要汲取这个经验教训,如何控制住交通和建筑的排放。发达国家今天占到三分之二是建筑、交通的排放,中国未来能不能在今天就克服锁定效应,在基础设施、在城镇化的设计方面,今天我们就做好文章,做好布局,对未来排放早做准备,这个挑战,我个人认为也是很严峻的。

    第四,技术本身的可靠性、不确定性是约束中国自主贡献目标实现的另外一个挑战。很多技术的开发,我们希望它能够非常及时的得到广泛的应用,但科学技术的进步有时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特别是在可再生能源、智能电网、电动汽车等今天已经把它算在我们的措施里面了,未来到2030年的时候应用到什么程度。一个最有戏剧性的技术例子就是数控“核聚变”,30年前我在清华大学上学时,李政道博士报告中就说再过30年,数控“核聚变”就可以得到普遍应用,现在我毕业快30年了,前段时间又听到一个报告说再过50年就可以得到应用,这30年没等好,再过50年,50年之后,我这个人在不在世间还不知道呢。但是这种科学技术的研发有时候是一个很长期的,有时候一夜就突破了,有时候也许几十年。

    第五,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的整体科技水平仍然比较落后,技术研发能力还不强。我们现在是一个大国,但还不是一个强国,我们在制造这个环节可能规模、量已经上去了,制造能力也上来了,但研发的能力还不强,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还很少,世界知名的,能够像德国的西门子,瑞典的ABB,法国的阿尔斯通,美国的通用等这样的公司还很少,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公司,当然我们的经济就变成了发达经济。当然,现有自有知识产权、自有技术还是非常薄弱的。

    最后,社会主要利益相关者基本能力普遍不足,我说的能力是社会的能力,就是在这个行业里面,在市场上,在整个社会上,从你的意识和国家体制,到社会运作机制,为什么我们要深化改革呢?其实深化改革和实现这个目标也是息息相关的,如果改革的路没有走下去,市场取向的改革,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如果在未来15年来没有实质性的进步,也会极大地影响整个经济体创新的能力,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和低碳发展的能力。所以能力建设任重道远,包括我们的法律基础、统计核算还比较薄弱,监控能力、执法能力等,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实实在在的挑战。

4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金钢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山西朔州莲盛煤业有限公司矿井基.. 下一篇“癌症村”接连曝光 矛头直指水污..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证件查验 | 联系我们 | 投稿投诉

 

京ICP备0911276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287号  新出网证(京)字082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B2-20090112

Copyright@2005-2014 Baidu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rwzbs@126.com 瞭望时讯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